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信息資源 >> 動態新聞 >> 環保要聞

“一桶天下”到四桶并立 垃圾分類待解“三低”難題

來源:中國環境網發布時間:2019-07-15打印頁面

前期投放不精準 末端管理混亂處理不及時不規范

“一桶天下”到四桶并立 垃圾分類待解“三低”難題

近期,強制垃圾分類在上海等地掀起一股“旋風”,在此背景下,全國多地垃圾分類推進提速,試點范圍逐步推廣。記者近期走訪多個垃圾分類試點地了解到,盡管各地均在加快推進垃圾分類工作,但進展差異較大,有的地方已經開始借助互聯網等科技力量,實現了“垃圾分類+互聯網”的創新,有的地方還處于張貼宣傳材料、放幾個垃圾桶的初級階段。基層普遍反映,投放準確率低、知曉率低和資源利用率低“三低”問題交織,影響了垃圾分類的試點推廣。

垃圾分類變“新時尚”

“大件垃圾可是個寶啊!我在家里給它們貼上二維碼,然后扔到這里的柜子里,經過后臺處理,很快就有積分了。”記者在合肥市包河區濱湖春天小區采訪時,遇到居民江長勝正把一個泡沫盒扔進“廢棄物資收集柜”,“積分可以兌換洗衣粉、牙膏、大米、食用油等,現在家里的日用品基本上不用買了。”

兩年前,濱湖春天小區試點生活垃圾分類,江長勝是首批“嘗鮮者”。記者走訪看到,該小區設有垃圾分類智慧兌換站,不同地點擺放了餐廚垃圾分類投放箱、其他垃圾箱等。“分類前每天把垃圾混在一起倒掉。”江長勝說,分類后他家有放餐廚垃圾、其他垃圾兩個垃圾桶,若有大件垃圾還要另外投放。

“合肥市是全國首批實施生活垃圾強制分類的46個重點城市之一。”合肥市城管局環境衛生管理處處長李大勇說,該市把生活垃圾分類納入市政府年度目標考核,頒布實施《合肥市生活垃圾管理辦法》,推出了分類責任人、生態異地補償、失信懲戒等制度和對違規分類的單位、個人實行處罰的責任條款,并且建立垃圾分類專項資金投入等制度保障體系。截至今年5月,合肥市已經建成垃圾分類示范片區9個,在建示范片區8個,417個社區、769家公共機構、282所中小學已全面實行垃圾分類,參與市民19.7萬戶,約60萬人。

在安徽省級生活垃圾分類試點城市馬鞍山市,垃圾分類也如火如荼。

“工作日上午九點到十點半,下午三點到四點半,是智能垃圾分類工作時間,得踩著點把垃圾送過去。”馬鞍山市西湖花園小區居民古緒玖對垃圾分類的投放時間記憶深刻,“遇到不會分類的垃圾,還有專業人員指導投放。”他說。

在西湖花園小區的智能垃圾分類點,放置著不同種類的垃圾桶,居民來到這里輸入登錄手機號進入界面,選擇分類品種投放,每投放一次,垃圾的重量都會實時顯示,點擊“確定投放”,就能看到本次投放產生的積分。積分可以折算成現金進行提取,也可以在積分商城兌換禮品。

分類點墻壁上的“數據榜”顯示:該點注冊人數已達1526人,投放人次達43645次,可回收物量達91329公斤。“數據榜”下方的“讓垃圾分類成為你我的生活方式”字樣格外醒目。

據了解,目前馬鞍山市在7個小區采取人工分類和智能分類相結合的方式開展試點,參與戶數近8000戶。馬鞍山市環境衛生管理處副主任馬其清介紹,除了小區試點,考慮到生活垃圾分類是系統工程,具體分為前端分類收集、中端分類運輸和后端分類處理3大系統,馬鞍山市針對垃圾分類實施了“可回收物、餐廚垃圾、有害垃圾、其他垃圾”4分類分法,分別建立了4大后端處理系統,為生活垃圾分類終端處理提供了健全保障。

考慮城鄉有別、同步推動,去年開始,馬鞍山市還在8個農村鄉鎮啟動農村生活垃圾分類和資源化利用試點工作,目前參與農戶3500余戶,主要采取“二步四分法”,即農戶在家開展干、濕垃圾二分,保潔人員再對垃圾實施二次分揀,將其中可回收物、有害垃圾分類投放、分類運輸。目前試點工作正在全力有序推進。

“互聯網+”也正在讓垃圾分類變得不一樣。“無需東奔西跑,手機一點,一個瓶子也服務。”打開便利俠的公眾號,立刻蹦出這樣的字樣。與傳統垃圾成堆的街頭廢品回收站不同,這個“看不見”的網上廢品回收平臺,注冊用戶已達3萬余人。市民可以通過這一平臺預約回收生活垃圾中分類出來的可回收物,并獲得相應價值回報,如洗衣液、護手霜等。

與便利俠這樣探索“互聯網+”垃圾分類新模式的企業合作,發揮他們在分類運輸、分類處理環節的專業優勢,實施政府購買服務,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大大提升了垃圾分類的推進效果。

目前,合肥市城管局與支付寶合作,共同建設的垃圾分類回收平臺已經上線,覆蓋全市100多個社區、黨政機關和中小學,其中可回收物、餐廚垃圾為主要回收內容的綠色碳積分獎勵等方式,受到廣大市民,特別是18歲至45歲人群歡迎。針對“這是什么垃圾”的分類痛點,探索“掃一掃”識別垃圾,居民只要拍攝垃圾照片或者輸入垃圾名稱,就可以獲取分類結果,擺脫垃圾分類中的“靈魂拷問”。

“三低”問題交織成“攔路虎”

垃圾分類是解決“垃圾圍城”的有效途徑,已成為各地的共識。盡管部分試點地區垃圾分類取得初步成效,但記者調查發現,分類投放準確率低、分類知曉率低和資源利用率低等“三低”問題交織,成為垃圾分類推進的“攔路虎”。

投放準確率低是垃圾分類試點的難點之一。記者在合肥、馬鞍山、阜陽等一些試點地采訪時,隨機打開分類垃圾桶看到,有的分類比較清晰,有的依然是混合投放。

“我們縣選擇了兩個地方試點,已經制定了規章制度,配備了不同的垃圾桶。”阜陽市太和縣城鄉管理辦公室主任劉志說,受社會公眾分類意識低、末端處理跟不上等因素影響,目前并沒有實現真正的分類。

記者跟隨劉志來到一處試點地看到,墻壁上貼著垃圾分類回收宣傳、分類宣傳倡議書,地上擺放著四個不同顏色的垃圾桶,分別是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廚余垃圾和其他垃圾。記者打開有害垃圾垃圾桶看到,里面有飲料盒、果皮等。而從垃圾分類來看,果皮應該屬于廚余垃圾,并非有害垃圾。

“最難的是分類的正確率,真正能達標的只有30%-40%。”參與合肥市蜀山區垃圾分類運營的浙江聯運環境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負責人陳俊說,正確率低給運輸、處理和資源利用帶來難題,不利于垃圾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

分類知曉率低是垃圾分類遇到的另一大難點。部分居民仍沒有垃圾分類投放的意識,也缺乏垃圾分類的基本知識,導致分類“流于形式”,達不到預期效果。

一位參與垃圾分類社區動員的環保組織負責人坦言,垃圾分類要做好,首先需要全社會意識的提高,其次是政府的支持,還需要企業和政府建立一個完整的垃圾分類處理體系。現在后面兩個環節都有驅動力,第一個環節公眾動員還不夠,多停留于媒體的宣傳上,但對于如何專業分類、分類依據、環保迫切性等普及不夠,制約了公眾的參與。不少環保組織人士和基層城管工作人員表示,目前垃圾分類還處于低端水平,難就難在群眾的分類投放意識低,分類知曉率低,怎么分類還不知道。

末端處理能力不足,資源利用率低也是難點所在。記者采訪發現,目前各地垃圾分類的處置體系殘缺不全,往往前端分類、后端就“混為一團”,末端處理不足不僅挫傷了群眾的垃圾分類參與熱情,影響了分類體系建設,也造成我國垃圾資源化率低。據李大勇介紹,國家住建部的標準要求是35%,但從合肥市試點來看,只能達到20%左右。

目前,不少地方垃圾分類多分為有害垃圾、廚余垃圾、可回收物和其他垃圾四類,但四類垃圾的相應處置體系卻不健全。比如有害垃圾、廚余垃圾的處理很多地方都是空白,可回收物中高價值的物品有機構回收,而其他低價值的可回收物和大件家具、裝修垃圾、電子產品等就少人問津,即便有些專門回收機構,但零星分散,難以銜接。

“按照國家要求,生活垃圾分類處置網與再生資源回收利用網應該是相融合的,但現實中,這兩個網是有銜接的斷點、堵點的。這導致前端分類,中間缺乏力量介入和分類處置,最終就混為一團處理。”李大勇說。

不少受訪者反映,垃圾處理涉及生態環境、發改委、住建、城管、商務、供銷社等多個部門,各管一段,重點不同,往往造成垃圾處理統籌不足、難以協同。比如城市生活垃圾目前多由城管部門負責,但生活垃圾中的有害垃圾處置、可回收垃圾處置又涉及生態環境、商務、供銷社等多個部門,在一些地方由于銜接不力、各管各的,導致有害生活垃圾無處可去、可回收垃圾資源化利用率低。此外,對于一般工業固廢物的處理,不少地方還存在生態環境部門不愿意接手,環衛處理難度大,進而造成這類垃圾處理不及時不規范等問題。

瞄準痛點難點打好“組合拳”

隨著生活水平提升、消費升級,垃圾多、垃圾雜、處置難將是長期趨勢,傳統的治理理念和管理辦法難以適應新形勢要求。垃圾分類必須要瞄準痛點難點,啃硬骨頭,有硬舉措。

根據住建部要求,2020年底前,全國首批46個重點城市必須要基本建成垃圾分類處理系統。安徽省也要求所有地級市將開展垃圾分類工作。面對緊迫的時間表和繁重的任務量,垃圾分類的艱巨性、復雜性也在提升。

增強和培養社會公眾的垃圾分類意識,是破解垃圾分類試點難題的重中之重。垃圾分類改變的是公眾多年形成的垃圾“一桶天下”的處理習慣,這種改變并非一朝一夕,是個長期潛移默化的過程。李大勇、馬其清等建議,要多下軟功夫,加大公眾動員,提高公眾垃圾分類意識、增加分類知識,讓垃圾分類理念被大眾接納和踐行。政府部門可自上而下建章立制,加大分類意識、分類知識宣傳推廣投入力度,使開展生活垃圾分類的宣傳常態化、制度化。同時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等方式,鼓勵社會組織參與倡導垃圾分類,提高公眾對垃圾分類的知曉率、參與率,在行動上逐漸做到分類,并從內心形成自覺分類意識。

堅持宏觀規劃為先,不斷完善中間運輸鏈和末端處理鏈。基層建議,以今年國家推行的垃圾強制分類為契機,盡快布局建設餐廚垃圾、生活危險廢物等垃圾處置場所,建立分類運輸體系,補上垃圾分類體系中的斷點,使居民的源頭分類與末端處理充分接軌。此外,引入技術手段,破解再生資源回收利用與生活垃圾分類處置兩網融合問題,目前不少互聯網企業加入垃圾分類,建立線上預約回收、分類處理渠道,取得很好效果。比如支付寶在長三角多個城市探索了支付寶+垃圾分類回收平臺,打通了居民、回收企業、處理企業和城管部門等多個環節,大大推動了垃圾分類回收體系的完善。目前已有長三角十幾個城市約3萬多個小區的10萬人使用,主要年齡段在18到35歲之間,培養了垃圾分類的新生力量。

推進部門協同機制,形成監管合力推進分類。生活垃圾分類主要是城管系統管理,但小區物業歸住建或房產管理部門管轄,學校涉及教育部門,資源回收又涉及商務、供銷等部門,各部門著力點不同、要求也不同,對于運營企業進入小區宣傳推廣來說,有時遭遇物業阻攔而“無所適從”。合肥微生源信息技術有限公司首席運營官邢衛等認為,可明確由一個政府主管部門牽頭,相關部門全力配合,建立健全科學合理的考核督促機制,破解多頭管理的局面,促進資源回收網和生活垃圾處理網融合,齊抓共管把垃圾分類工作做好。

基層還普遍談到,目前垃圾治理涉及部門眾多,分散用力、各有重點,難以形成合力。在垃圾問題日益復雜、解決亟待綜合施策的形勢下,如何對管理空白點補位,對管理交叉點明責,破除各自為政,還需要一個統籌有力的協調機構,主導垃圾治理,明確方向、協同力量、有力推進。(記者 楊玉華 姜剛)

 
"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
主題教育
關閉
河南省
生態環境廳
企業服務日
活動
關閉
權責

清單
關閉
門戶網站
域名更改
公告
關閉
 
Produced By CMS 網站群內容管理系統 publishdate:2019/08/28 15:48:15
vr赛车游戏